學術視野

數字化激活優秀傳統文化蘊含的引爆點

來源:《社會科學報》總第1885期6版 發布:規劃評獎部 發布日期:2024-01-17 閱讀:338

山西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 楊繪榮/副教授 龐 欣/研究生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科技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融合工作。國家文化數字化戰略的出臺有利于中華文化的守正創新,能夠有效滿足當前講好“中國故事”的現實需要,在回應時代命題中煥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生機活力。

在傳承優秀傳統文化中凸顯重要性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以“文化根脈”“智慧結晶”“精神標識”等概念來肯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地提出“兩個結合”理論,將對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認識提升到新的理論高度。隨著國家文化數字化戰略的提出,它在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的重要性也日益凸顯。

一是有助于傳續中華文明的智慧結晶。諸多史書典籍、文獻資料可利用光學字符加以識別,建立數字化檔案和人物傳記數據庫,并借助于區塊鏈技術將特定的文物資源打造成數字藏品。再有譬如圓明園、舜帝陵等文化遺址亦可借助數字化手段進行拼接修復、虛構重現,實現對它們的永久保存與永續利用。

二是有助于強化中華民族獨特的文化標識。數字全景影像、數字孿生等技術為文創品牌賦能,諸如數字故宮、長征紅品等文化品牌工程的開展以及老子祭典、二十四節氣等傳統文化超級IP的打造,皆采用趣味性、立體化的方式傳承著中華文化元素,彰顯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獨特的價值意涵。

三是有助于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隨著元宇宙、賽博空間等數字空間的興起,以5G、AI、XR等為代表的數字技術為國民帶來“感知即交互”的文化體驗,國民在這種生動立體、真實可感的公共文化空間中通過身體在場實現對所屬共同體記憶的承繼,積極推動其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生成。

與傳承優秀傳統文化呈現鮮明的互構性 

國家文化數字化戰略與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呈現出鮮明的互構性。一方面,國家文化數字化戰略是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部署。一是數智賦能中華文化的全景呈現?,F如今我國涌現出越來越多的文化服務虛擬場所和場景,形成數字博物館、數字圖書館、電子報刊、電子書籍等文化新業態,文化體驗更加注重運用360度全景呈現技術為觀眾帶來身臨其境的“現場感”,從而有利于加深受眾的空間沉浸式體驗。二是數字技術助力構建中華“大文化”格局。國家文化數字化戰略充分利用國家文化專網,致力于文化資源的系統整合、優化并建立“中華文化數據庫”,同時依托國家文化大數據中心等“大平臺”的“文化新基建”,打破“小文化”的行業割據格局限制。另一方面,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國家文化數字化戰略的內在要求。一是數字化傳承可以塑造國民基于文化的身份認同。被共同接受和認同的文化符號通過數字化、場景化的詮釋表達,能夠讓受眾與環境產生深度融合,并通過感官刺激產生聯覺感知的心理活動,將視覺、聽覺、觸覺等直接作用于受眾心理,構建交互式文化體驗,進而調動公共記憶以增強國民身份認同。二是數字化傳承可以豐富中華文化底蘊的當代表達。從北京奧運開幕式二十四節氣的滾動畫面,再到近幾年《山海經》《封神演義》等基于中華文化經典著作創作的大IP項目,都是將從文化遺產衍生而來的要素用新型融媒體敘事方式加以表達,從而將文化資源植入到新業態數字世界,連接歷史文化與現代生活。

增大傳播力度與輻射范圍 

近年來,我國文化產業市場化進程加快,然而在傳承過程中面臨著文化要素分散、投資力度小、數字利用效率低、難以統籌調配生產要素等問題。為此,需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嵌入數字化資源庫建設中,借助科技方式解析傳統文化,增大中華文化的傳播力度與輻射范圍。

首先,要實現文化數據全生命周期可溯源。各行政區域應依托大數據技術手段,對轄區內的資源展開制度化、動態化管理,按照統一編碼規范,賦予每個文化主體全國永久唯一的數字編碼。此外,還應萃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并加以分門別類地標注,建立文物實物、藏品檔案、電子信息關聯一體的“文物身份證”編碼系統和數據管理系統,為中華文化遺產的內容再生產創作和文化強國的建設提供素材支撐。

其次,應打造文化數據的基礎設施和服務平臺。文化數字化基礎設施是傳承中華文化的物理載體和地基,需不斷夯實有線電視網絡、5G網絡和國家文化專網,建設國家文化大數據中心、區域文化數據服務中心、省域文化數據服務中心和文化計算體系,暢通文化生產和文化消費各環節。同時,還需興辦“數據超市”,調動各級各類文化機構進行文化信息交易,避免因“數據孤島”導致數據供求脫節,從而有效盤活我國的優秀文化庫存資源。

再次,需拓寬文化數字化體驗新場景。相關主體要搭建數字化場景,將歷史文化與現代社會融合互嵌,讓參與者打破時空限制,如2022年故宮博物館發布“紫禁城365”APP,不斷深入探索中華文化“數字化內容+場景+體驗”多維融合的新形式。除此之外,亦需借助國家文化體驗場景,如文化體驗園、文化體驗館和文化體驗廳等,通過虛擬與實體、線上與線下的動態聯動,構建獨具特色的文化消費場景“虛實共振”的發展模式。

最后,應構建多元主體參與的文化數據中心。政府要引導各基層文化機構及多方社會力量,積極建設“政府引導、企業主導、社會機構指導”的文化數字化協同制度和多元共生生態的文化數據中心,基于豐富的優秀傳統文化資源和多樣化的公眾需求,對文化資源分配進行全方位的引導和管理,助推“全國文化信息資源共享工程”等文化惠民工程的實施,創造全新的文化場景、文化業態。

總體而言,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蘊含巨大的轉換勢能及可待激活的引爆點,應數字時代而生的國家文化數字化戰略,為實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與創新性發展提供制度保障和技術支撐。“互聯網+文化”是展示中華審美風范的重要途徑和新時代思想文化工作的重要舉措,它憑借其技術傳播優勢,既能強化中華兒女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自覺性與深刻性,更有助于促進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化,進而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和中國式現代化發展。[本文系2023年國家社科基金年度項目“政治象征與新時代國家能力建設研究”(23BZZ007)階段性成果]

 

                 

国产产免费Av片_无码性午夜视频在线观看_精品国产原创超清无码网站_久久97AV综合